2016 六月 28

超级城市

作者: 斯坦 · 拉格雷德


到目前为止, 学术界和新闻界对超级城市这一用语都有漫不经心的提法。它们主要是在大城市扩张的背景下提出的, 这些城市聚集了数千万人口, 随着需求的增长, 他们的经济规模在不断扩大, 直到它们合并成一系列并不连贯的模糊地带。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 制造业从美国所有工作的四分之一缩减到目前的 8.5% (纽约时报, 2016年4月26日)。我们的城市正在悄悄地改变自己, 以适应、容纳和反映这一宏大的变革之海的信息和服务社会。尽管他们似乎都在回应我们社会类似的、更广泛和更全面的变化, 但“超级城市”在实施其各自的愿景时无意中采取了非常不同的途径。

“每一个作用力都有一个相等和相反的作用力。

-艾萨克·牛顿爵士

到目前为止, 学术界和新闻界对“超级城市”这一用语都有过漫不经心的提法。它们主要是在大城市扩张的背景下做出的, 这些城市聚集了数千万人口, 随着需求的增长, 他们的经济规模在不断扩大, 直到它们合并成一系列并不连贯的模糊地带。

在希腊语起源中, “Mega“意示着未来的事物; 表示和定义着更高或更新的秩序,以及一种思考新事物的方式。

新的“超级城市”指的是在现有的城市核心之内的城市区域,包含许多从前被遗弃的轻型工业建筑、铁路和仓储,他们已经摒弃了传统意义并已长期无人使用。在过渡期内, 这些城市核心成为波希米亚式的景点, 提供Loft空间、艺术家工作室、另类餐厅和生活方式, 其产品价格也远低于附近城市区域。在其萌芽阶段, 这一趋势随着一些谨慎的中型城市发展, 其品质符合理查德 · 佛罗里达(美国当代城市规划理论家)提出的 “创意阶层”。它融合了较高教育阶层, 理想的户外设施, 奇特的社区外观, 可以成为隐逸阶层以及彼此培养和支持的青年企业家精神的核心区域。

这个概念在奥斯汀、波特兰和波士顿的运用中被证明是有先见之明的, 但人们并没有预料到在我们国家核心工业区中会产生如此的威力。底特律、辛辛那提和克利夫兰市中心出现了新的都市主义; 城市常常忽视下一个硅谷的魅力。

美国和加拿大的“超级城市”

这些新兴地区的真正吸引力, 部分归功于艾萨克·牛顿爵士, 因为这些新区有意识地或不断进化地对人类渴望聚集的反应作出了回应。对郊区的隔离,新一代人毫不迟疑地对此作出直接和相对的反应。这有助于解释, 虽然许多优越的 “创意阶层” 城市能够吸收这种社会变革, 但人类愿望的力量却使给城市生长提供了各种丰富多彩的解答,甚至在最无生机的城市中。信息和流动性允许我们, 甚至激励我们, 成为城市公民。

“宇宙中的任何两个物体对彼此产生吸引力。“

-艾萨克·牛顿爵士

直到最近, 很少有城市意识到,或看到对方与自己的情况有关。因此, 城市之间依然缺乏一种城市模式的协调感, 甚至不承认新的城市形态正在出现。

“超级城市”拥有更大的整体环境可持续性, 它建立在现存的基础之上。虽然不像听起来那么简单, 但目标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地和使用表现不佳的物业, 而不是占用新的周边绿地。结果是, 相互作用的致密和集中激发了意料之外的相遇。

“超级城市”与牛顿所描述的相同,其驱动力是两个物体之间的吸引力, 并得益于彼此的支持。这种平行的美是因为更多的物体和人们形成了这种吸引力, 他们通过多重的、同时发生的反应更倾向于互相支持。这种现象缔造了人口密集的真正意义; 一种力量的迸发。人群彼此吸引的力量正在改变我们城市的形成和动态。

“静止的物体只是趋向于静止”

-艾萨克·牛顿爵士

概括来说, “超级城市”是一个矩阵的产物, 是环境、人和物质构成的汇合。这些不同城市的共同点是一系列的驱动力。每一个新兴的城市环境都得益于以下三个特点:

1. 以变革为中心远景和催化剂。通常是个人想改造一个城区。

简单地说, “超级城市”的规模和复杂性已被证明依赖于一个有远见和发自内心的承诺, 其意义远远超越了房地产交易。以底特律为例, Quicken Loans的董事长和创始人丹. 吉尔伯特决定把他的公司园区搬到市中心的一块废弃的区域。他不仅把总部搬到了那里, 而且还提供住房、服务和设施, 使老城中心的这个区域成为一个24小时的避风港。

这同样适用于Zappos(美国鞋类B2C网站)的首席执行官托尼 · 歇尔,他将公司总部从郊区迁到了拉斯维加斯的东弗里蒙特街。它超越了一个商业目的地,而转变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同样, 杰夫 · 贝佐斯有意识地选择在西雅图市区边缘的South Lake社区容纳他近5万员工的亚马逊总部,这同样也得到了保罗 · 艾伦(美国IT业知名投资人)的愿景支持。

2. 与城市在发展进程中的支持、更新基础设施并提供便利设施方面的共同合作。

公共/私人合作是几乎所有城市的标志, 这已经转变为充满活力的24小时城市生活方式。在温哥华, 以积极的形式, 由Larry Bearsley领导的规划委员会, 致力于与开发商进行谈判, 以提高开发密度, 但要尊重和维护城市景观走廊并促进替代交通形式。这创造了False Creek开发模式, 先前为加拿大太平洋铁路所用, 临时被转换成1986世博会的会址。

在波特兰, Hoyt家族购买了废弃的铁路沿线土地, 并将其改建为住宅区。该市政府支持他们的设想, 并提供了两个公共公园, 拆除穿越街道的旧铁轨, 改造陈旧恶化的污水和水管, 并延长穿过这一新区的道路公交系统,。这一愿景起到了催化剂作用, 活化了整个Pearl district社区, 而它一街之隔就是中央商业区。

洛夫桥(Lovejoy Bridge), 波特兰

在辛辛那提, 一个与市中心区隔河相望的偏远的街区,被称为 “OTR(在莱茵河上)”——该名称是为对它原来的德国遗产的尊敬。这个区域从草根开始努力地改造一些策略性排布的住宅和商业空间作为一种尝试。之后, 随着年轻人的数量激增,并通过与辛辛那提中心城市开发公司 (3CDC) 的合作——后者提供了1700万美元的资金, 以帮助购买和改建房产。3CDC 还寻求联邦政府在新的税收信贷上的支持。这一开发势头也吸引了宝洁公司以5000万美元在此购买房产, 以及额外的120万美元的运营费用。

辛辛那提OTR街区

3. 一个综合的过度体系, 创造汽车交通的替代方式。

如果你驱车穿过温哥华——这是一座无视高速公路发展的城市——你一定会被众多专门用于自行车通行的道路所震撼。这真的是一个融合了汽车和自行车交通的城市。自行车走道可以自由通行而汽车却是从属的,转弯、停车和一般进入都有限制。虽然温哥华可能代表着一个极端, 但从奥斯汀到丹佛的类似做法同样远离了(北美城市的)常态。自行车将成为主要的通行方式。

重要的是, 每个成长的城市都致力于轨道交通系统。波特兰有一个轻轨网络, 可以使人方便地在整个城市旅行, 并以每天5美元的价格向机场提供方便服务。这是一个有着移动梦想的城市。

西雅图单轨高架和地面电车

“我可以计算天体的运动, 但无法计算人的疯狂”

-艾萨克·牛顿爵士

每个例子中, 建设团队都面临着创建一个城市的艰巨任务。也许遵循牛顿的格言,停下来休息更好; 然而, 人们已经被激发起热情,拥有变革的远景和愿望。

在访问了许多“超级城市”之后, 除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成果之外, 还可以从经验中吸取一些教训。

所获的经验教训:

  • 密度是我们的朋友。意想不到的人群创新。多元化能引来创意。
  • 一个聚焦点能塑造一个基地。从学术角度来说, 它是一个 “轴心世界”, 它是自我世界的中心。
  • 吸收地方特色的精髓 — 与它的城市环境联系起来, 创造有意义的地域。
  • 创建一个步行的社区。二十分钟步行距离是设施或服务的好尺度。
  • 多创造交叉路口, 为人群制造意想不到的相遇。
  • 交通系统应充分整合, 包括自行车和行人通道以及服务。
  • 案例研究显示, 约1万住宅单元是社区的一个起点。

意外的成果:

  • 低收入人群的建筑总是不断被升级和替换——绅士化倾向
  • 作为对上述现象的回应, 经济适用房的设置是一个首要事项。一个只有特权阶层的城市不是城市。
  • 一个新的社区, 1万住宅单元可能需要一所学校。
  • 适当的设施是必需的, 特别是零售店、杂货店和医药商店。
  • 相邻房屋之间遮挡风景和冲突是优先要解决的事项。在最大化未来机会的同时, 应尊重现有的实体。
  • 安全和治安是重要的, 特别是在社区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安全通常被忽视, 但却必须首先考虑。
  • 在一些市场上, 由于土地银行的存在, 所有权缺失问题。
  • 长住居民能够充分带来社区活力。